深扒趣店模式能否长久

2017-10-24 13:01:49 济南网站建设 5

qudian.com

趣店成立三年,登陆纽交所,百亿美金市值,左看右看,83年的罗敏都是人生赢家。


低调上市之后,趣店却陷入了持续数天的负面舆论中,原本想通过“回应一切”来洗白形象,结果错上加错,发表于虎嗅的文章说,“罗敏对负面新闻的回应,比负面新闻影响大多了”。


讲真,在商言商,趣店是个好生意,从1000倍收益的投资维度来看,罗敏也算个有道德的创业者,刘强东说过,不赚钱的企业不道德。


但成功的商人,优秀的创业者,却未必是个好发言人,无论是罗敏还是争相对外邀功的投资人,没一个姿势对了。


而且,幸亏罗敏的公关(忽悠)能力不那么强,才让趣店的问题公之于众,所以,感谢罗敏的坦诚吧。


  第一,急于辩白,模糊历史。


根据《拆招》报道,趣店上市前,周亚辉跟罗敏说,多找些媒体,好好宣传一下。罗敏说还是低调一点吧。


罗敏的低调有其道理———趣店过去的经历,并不总那么清白。认真读过招股书、为趣店站队的张化桥,也特意提到,趣店“去年,前年的利率是不低的,今年四月起一律降低到36%以下了。”


换句话说,趣店今年退居36%的红线之内,并不能否认过去曾经窜到了线外的“黑历史”。


在裸贷等一系列负面事件发生后,去年7月6日,北京监管部门还曾约谈罗敏,让他限期停掉校园贷。


但是罗敏却言辞凿凿的否认历史,当遭遇“高利贷商业模式”质疑时,在《趣店罗敏回应一切》那篇文章的评论中,罗敏言辞凿凿的怒怼网友,“任何发现我们名义和实际利率超过36%的人请直接联系我,我提供100万资助费用给你”。


其实,与其否认历史,为何不坦然面对所谓历史污点,然后展示其主动降低利率,拥抱监管、努力合规的决心和进步呢?


  第二,乱弹情怀,自戴高帽。


不仅如此,在谈到趣店催收问题的时候,程苓峰问:“你们有没有蓄意教唆人,在还不起钱的时候去向亲人朋友借,去其它平台借钱,来还你们的钱。”


也许是这句话引起了罗敏的警觉,因此,他极力撇清:“没有。凡是过期不还的,我们这里就是坏账,我们的坏账,一律不会催促他们来还钱。电话都不会给他们打。你不还钱,就算了,当作福利送你了。就这样。”


当然,考虑到趣店的现金贷平均额度只有900元,其实我的理解是,如果外包给第三方催收、或者亲自上门催收,可能不经济,毕竟现在民工一天人工费都要四五百。


但罗敏其实并未说实话,接下来他又在评论中补充说,对延期不还款者,他们也会有电话、短信提醒。而罗敏未说的是,由于趣店业务和蚂蚁金服的芝麻信用是合作关系,赖账者的芝麻信用分也会大幅降低,而大部分借贷者因为忌惮于芝麻信用分的降低,而且贷款额度并不高,因此,m1坏账低于0.5%,也并不难以理解。


此外,连政府都在打击老赖和失信者,无论是银行还是趣店,当然都有权利对赖账者进行追账、甚至起诉,但罗敏却把赖账当“福利”,反正我朋友圈的“困难群众”都嗨了,纷纷开玩笑,要去趣店薅羊毛,撸“福利”。


罗敏说一半藏一半,也许是为了秀情怀,但秀得既不得体,也不专业,甚至也不道德———把赖账当作福利,是不是涉嫌向守信者收取高额利息,去补偿坏账带来的本金、利息损失呢?


  第三,反思不够、格局略逊。


校园贷的历史、以及曾经超过36%的高息,都是不可否认的历史,但罗敏并无任何反思,反而希望用清白合规的现在,否认曾经的历史。


在这一点上,罗敏和阿里系、腾讯系可都差远了。


去年,支付宝上线了“圈子”,随后,相关圈子因为有用户发布了低俗内容引发争议和批评。


支付宝不委屈吗?发布低俗内容的是用户,也完全违背了支付宝的初衷,而且,支付宝一直在设法打击低俗内容。


但支付宝并没有叫屈,或者撇清责任,远在美国出差的彭蕾,立刻召集22位蚂蚁管理团队成员深刻反思,对所有有打擦边球嫌疑的圈子立刻解散,并对此事进行道歉。彭蕾说,“感恩所有刺耳戳心的声音。爱之深责之切。”


马云随后也在内网中发声,“阿里巴巴珍贵的是改正错误的勇气。支付宝,继续努力。阿里人,学习反思和自查。”


再看腾讯,王者荣耀让大批孩子沉迷,招致批评后,《王者荣耀》制作人李旻公开表示,“接受社会和用户评判与监督”,推出了游戏防沉迷系统。


所以,在面对相关质疑时,与其气急败坏着急否认,倒不如主动承认“黑历史”,然后再大大方方回应整改效果。


小公司做大,大公司有时候则要做小。小公司逞强,大公司该示弱反而要示弱,该道歉就要道歉,做公关、甚至做公司的目的,让亲生用户爽、让围观群众乐,比CEO辩白自己更重要。


趣店一个市值百亿美金的大公司,罗敏一个身价百亿人民币的CEO,为了一点质疑着急剖白,甚至不惜否认历史,美化自己,是气场、格局还需修为,围观群众眼里有显微镜,嘴里有快枪,从不会留情。


不如学学支付宝吧,一个估值早就超过700亿美金,活跃用户四五亿的公司公众号,是何等接地气的人设。


  第四,机枪乱扫,没干掉死敌,又竖了新敌。


在《回应一切》中,罗敏大叫委屈:“社会上的怪事,不要都扣在出头羊头上。”


趣店上市后,一拨负面新闻来袭。讲真,我也扫了几眼,有的负面指责,确实站不住脚,为黑而黑。


在IPO的巅峰时刻,往“庆功宴”上倒脏水,罗敏和趣店的愤懑可想而知。


因此,10月20日,趣店发布了一封措辞严厉的公开信,本意可能是压制负面报道。


但这份公开信最大问题是,没有点名哪个媒体凭空捏造了事实,也没有点名到底报道错在哪里,而是笼统的概括为:“有部分别有用心的造谣者利用微信公众号平台发布对趣店经营模式等无端攻击,对趣店的商誉进行恶意诋毁,对趣店部分高管人员的名誉进行中伤,文章所述内容纯属凭空捏造。”


这封相当不专业的公开声明,彻底把原本围观或者相对中立的媒体,变成了“敌人”———模糊不清的指责,让很多对趣店有所批评的媒体,一一对号入座。


毛泽东说,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群众,而模糊不清的公开信,就像没有靶子的机枪,胡乱扫射,没打中死敌,又竖了新敌,反正在这封声明一发表,媒体圈嘘声一片。


被误解、被嘲讽、被伤害,也许是所有创业者和企业家的宿命———罗敏要走得更远,消解这一切的唯一路径,就是产品、数据和业绩。不经历3Q一役,腾讯的开放未必能走得这么快这么彻底。


不过,说到最后,一路看热闹的围观群众,反而应该侥幸于罗敏在“回应一切”中不够成熟的所谓公关水平,趣店作为一个努力合规化的守法公司,公关水平三流,才得以主动“暴露”问题。


而一个坑蒙拐骗的垃圾公司,碰上个善于忽悠和包装的“好公关”,才更值得警惕,想想被e租宝和泛亚血洗的投资人吧,多次登上CCTV的e租宝,可比趣店善于扯虎皮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