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时代的路只能上路寻找,没有路标

2017-10-18 21:57:49 济南网站建设 36

最近听了N多大咖中咖小咖的讲课,这些课都会回顾商业发展历史,都会说明近十年呈几何级数增长的创富速度,都会把全世界市值最大的十个公司举出来,说十个有七个是互联网平台型的公司,听得每一个即将创业的人血脉贲张。


已经上路的创业者把自己未来公司的模样尽量朝着那几个地球公司之王的模样描绘,一亿美金的公司是刚起步,十亿美金的公司只是小菜一碟,百亿美金属于稀松平常,只有像BAT或者说AT那样的平台级千亿美金的公司才是个正儿八经的公司,在4千亿美金市值的丈量下,其它那些大不大中不溜的公司基本就是混口饭吃。


再这样听下去会让一些做不出平台公司的创始人们两眼发直,弓不下身,找不着北。因为这些信息在明明白白地告诉人们,平台级公司的机会一直在那里,只是你想不想,你行不行,你的行业和公司在不在那个赛道上,你做不出来不是别的,是你不行,是你没用。

 

还有多少人走不出互联网平台的阴影?

 

在互联网已经快速发展的三十年后的今天,特别是在移动互联网的场景下,平台级公司的机会非常渺茫,即便倒回前三年互联网平台级的公司机会也十分稀少。不仅如此,在消费升级的今天人们对好的内容(这个内容不仅仅指媒体内容或者知识付费内容,更多的是指生产的产品)的需求标准越来越高。

 

作为被马云的创业历程深深激励而离开央视这个平台下海创业的我,因为没有认知到互联网平台级的创业机会已经稀少的这个前提而在执念中徘徊了好几年,所幸的是公司没死,现在还可以重新出发。

 

从一开始我就决意要做互联网公司,因为那个时候的互联网公司大多是平台的概念,所以,想当然就是平台型的公司,其实今天写着这段都觉得脸红,因为我当时根本不知道平台级的公司具有什么样的特性,需要什么样的团队和能力。


每次因互联网把钱用得快没了,就做节目做项目赚钱,赚钱只是个副业,做节目做内容做项目也只当作救急好使的工具,而主业要攻的就是互联网,因为只有互联网才是神圣的伟业,相比起来其它的都不代表先进的生产力,都已经过时或即将过时。


在这种偏执中,我完全没有认知到互联网平台的时间窗口机会、对大资本驾驭的能力、对赛道的深耕、互联网团队的形成以及一个与互联网业务发展相匹配的公司组织和文化的打造、当然还有每一个节点上的打法调整等等,这些我都很模糊,说不知道也了解个皮毛,说知道吧做起来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只清楚地知道一个英语教师的马云做出了平台级的公司这个结果性事实,我就任性地也可以说是感性地上路了,并且执拗地在路上坚守着。这个在今天看起来可笑甚至是滑稽的事情,真的就是这样发生了。


以前总觉得自己有主见有判断,受过最系统的教育,不崇拜任何人,没有偶像,失去自我的可能性与我这样的人无涉,但事实是自己居然就这么糊里糊涂在创业这条路上随大流、被各种互联网的泡沫裹挟着、浸泡着跌跌撞撞了好几年。

 

为什么会这样呢?近三十年来,互联网作为引领信息时代最重要的技术让社会经济和生活发生了深刻的变革,互联网冲击最迅猛的就是信息和通讯,作为媒体人所感知到的冲击风浪最为直接。


我们看到在互联网引领的社会变革中,每一个浪潮和另外一个浪潮相隔的时间之短,公司兴衰的速度之快让人瞠目结舌,一些人更是惶惶不可终日。世界互联网一流公司和中国的BAT估值的爆炸性让人惊叹,这些互联网公司成为了年轻人最向往的公司,在人们心中,公司似乎只有两类,互联网公司和非互联网公司,人们也不自觉地在内心深处把这两种公司分成了有前途的公司和没有前途的公司。


在这样的大环境中,几乎所有的公司都在思考如何把自已变成一家互联网公司,而互联网公司无论从门户到搜索到视频网站再到电商,明星公司基本上是平台级公司。

 

不仅是我本人,其实,今天放眼望去,无论是双创带来的每分钟八个公司诞生的创业洪流,还是人们饭桌和私底下的闲谈碎语,我看到有太多的人同样裹挟在时代的喧闹中,并一点点丧失自我判断的能力。


我认识一个传统产业的老板,他的产品在中国市场拿到了市场第一的份额,接下来应该是做强的时候,他却说他要做另外一个产业,那个产业与他现在的所在行业有一定关联,但完全不同,之所以这样选择是他现在的行业最多也只有几百亿的规模,他的梦想是做千亿级的公司。我听了心里除了一惊还有几丝悲凉,类似的话我在各个场合还听过好多,我知道这是千亿美金的企业给这个时代投下的阴影,他们的光照有多亮,阴影就有多大,这就是事物的两面。


不光是他,每一个时代的伟人都是如此,其伟大与阴影相伴随。这位传统产业的老板不是第一个,当然也不是最后一个至今还没有走出千亿美金市值阴影的人。


当我们看到高唱《野子》的贾跃亭大手笔布局他所谓的生态,把租车、影视、体育、汽车这些八杆子打不着的行业捆绑在乐视的战车下,不惜大笔举债把自已置于悬崖边时,我看到这些行为所释放出来的清晰的信号,是他急于做大、做大、再做大。在他内心深处某个褶皱里,是否有千亿美金市值的催促和召唤,或者说还想与马云、马化腾一较高下的动机我们或未可知,但在许多企业家不经意的谈吐中,我感觉到了马云、马化腾这二马成为了他们的一个跨不过去的心里门槛,一个莫名其妙的看不见的指挥棒,一个治不好的心疾。


像二马那样做平台,做千亿美金级公司的梦想正如炼钢的火星,在中国这个古老的大地上如同几十年前的大炼钢铁般飞溅。

 

我是湖畔大学第一期的学员,听了三次马云在开学上的讲话,讲话的举例有所变化,但他打造企业的愿景使命价值观战略KPI组织和团队,这个上三路和下三路基本没变,于我可以说是字面上的滚瓜烂熟,这六点是马云对他过往治理公司的总结,也是他驾驭企业的法宝,而且在他讲的过程中,我真切体会到他是一个正用这六脉神剑的武功高手,那真是一个活脱脱的风清扬!


但要记住,那柄神剑只是针对阿里而言奏效,而对别的公司别的创始人就未必,我们学员中有几个曾经回去照搬的,结果公司的人先跑掉一半。因为公司不是那个公司,时机也不是那个时机,行业也不是那个行业,驾驭人也不是那个人,执行团队也不是那个团队,一切的前提变了,结果当然不会如阿里一样如意。


即便马云自己再把他的路重新走一次,极有可能不能如愿。我们更多的人只是看到了他今天的结果,他的路径我们并没看到,这才是问题所在。

 

平台级公司和非平台公司的路径肯定不一样,驾驭的手段和方式当然不同,如果说马云的上三路和下三路这六种中草药是玩转公司的一剂药方,那么每种中草药的剂量多少,食材来自哪里,熬煮多少时间,一天喝多少次,在什么时候喝,喝这个药的同时不可以喝其它的什么药等等,这些才是真正的秘密所在。


更重要的是,互联网的平台公司本身正在下沉作为众多创业者的平台,它们所开创的各种工具和连接手段正在一点点成为创业的基础设施。

 

互联网平台已下沉为产业发展的基础设施

 

从1994年开始,互联网在中国已经发展23年,互联网已经达到极大的普及,在全世界有三分之一的人群已在网上之后,互联网正在加速成为一种新的基础设施,渗透进各个行业,它们在与新的行业和需求相结合后会产生比简单的互联网公司更强大的公司,而这正是新一代创业者的机会所在。


这正像电发明后,发电公司和电网公司毫无疑问是最赚钱的公司之一,但把电作为基础设施不断进行行业渗透的汽车制造公司、芯片半导体公司、电脑生产商、软件生产商、和今天的互联网公司成为了一代又一代新的明星公司,电力公司还在,但它不可能一直是立于潮头的公司。


让我们来回顾一下过去二十多年中国互联网公司发展,可以看到这个基础设施不断向后递延的过程。

 

从1994-1997,互联网用户体量不足30万,这个期间是门户,BBS。

 

1998-2001期间,互联网用户体量在从100万-2000万之间,互联网门户网站、聊天室,更成熟的BBS,QQ,联众,各类下载类站点成为人们介入互联网的根据地。

 

2001-2005期间,互联网用户体量在2200万到1.03亿之间,2005年首次破亿,互联网门户、搜索和网游、导流网站兴起。

 

2005-2009这四年期间互联网用户体量激增,这期间在1.03亿到3.84亿,门户、电商、搜索、视频网站、导流网站成为用户主要聚集区。

 

2009-2013:互联网用户体量更快增加,激增至6.18亿,用户集中在电商、微博、微信、地图、团购上。

 

2013至今,互联网的用户量近8个亿,手游、支付宝、微信、O2O、P2P、众筹、出租车、自行车成为用户的云集地。

 

互联网20年发展的历程说明,互联网的发展过程,就是一个不断地将前阶段发展的相对成熟的工具在迭代过程中缝合成下一代的基础设施的过程。就如同我们今天看到的共享单车如果没有支付和扫码以及数据和运营工具的基础设施,这个行业肯定不可能出现一样。

 

互联网首先改变和颠覆的就是媒体产业,其次是通讯产业,然后,在信息的维度上逐渐演化出了门户、搜索和视频以及微博这样的媒体平台,而在通讯的维度上演化出BBS、QQ、微信这样的社交属性的平台,在娱乐上演化出了游戏,而在电商上因为阿里巴巴演化出了最大的裂变,它围绕着电商最重要的三个要素进行了行业性的互联网改造,那就是由支付演化出来的互联网金融,由双十一海量服务器的需要和短时间的计算演化出的云计算,由电商的推送营销演化出的大数据平台。


这些重大质变性的演化,让互联网已远远超出通讯和信息的主航道,进而埋下了向多个产业裂变的可能,而这些可能目前在物联网人工智能的深入推进中会在产业的升级改造中越来越重要,这个重要所表现的维度就在于他不断地增加了新的创业的基础设施的广度和深度。

 

互联网平台创业窗口期已过,内容创业时机已到

 

平台级公司的机会非常渺茫,即便前三年互联网平台级的公司机会也十分稀少,加之互联网人工智能、物联网等技术手段成为基础设施的今天,好的内容(这个内容不仅仅指媒体内容或者知识付费内容,更多的是指生产的产品)的需求标准越来越高,这个升级和标准的提高带来了巨大的关于内容创业的机会。


但其中有三个认知的模糊点需要纠正:


第一:一定要成为一家互联网公司


在今天,如果只是成为一家互联网公司其实已经不太可能,互联网巨头已将互联网公司本身的价值进行了最大化发掘和扩展,互联网公司本身的较量会继续在几家大的互联网公司中间进行,后发已没有优势。但是认知到互联网是一种可以在企业经营中广泛应用的工具这一点的清晰认知对企业创始人的重要意义。


第二:一定要做一家科技公司


这也是一个非常大的误区,科技永运只是手段和方法,最终解决的是消费者的需求。

 

第三:科技是高大上,我们的公司用不了


所有满足用户需求的产品都可以运用互联网以及大数据、人工智能以及物联网等更多的科技来进行服务和产品获客的升级,服务用户的需求,用高科技的手段武装才是正道。

 

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深度学习、物联网等等都正在成为新的基础设施,并不是每个公司都要成为互联网公司,并不是每一家公司都必须成为高科技公司,但是未来的创业,一定要与上述人类已发展的科技力量为伍结盟,在数字化和智能化科技力量向前快速推进的今天,每一个公司都应该尽可能找到自己与这个浪潮相结合的点,并且在此过程中不放弃自己独有的竞争优势,才能找到自己的道路。


互联网的上半场,是跑马圈地的战场,有意思的是所有的互联网公司都跑不过马云的阿里巴巴、马化腾的腾讯,他们在马群中占尽天时地利人和,一骑绝尘,扬起的灰土漫过地平线让后来者看不清前方时有的顶礼膜拜有的恨之入骨有的争相效仿,有的暗暗较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