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了幕的当当网一路历程

2018-04-08 23:18:04 济南网站建设 0

与阿里巴巴同年创立的当当网,如今已卖身海航。

当当网

资料显示,1999年11月,图书出版行业出生的李国庆和妻子俞渝共同创办了当当网,短短几年后,当当网成为了网上消费电商排头兵,甚至有了“中国亚马逊”之称。从图书商品到美妆、家居、母婴、服装、数码等各类百货,当当网凭借物流配送和货到付款等优势迅速崛起,2005年时,其全年销售额已经高达4.4亿,而彼时的京东销售额不过3000万。

2010年12月,当当网正式赴美上市。据悉,当时当当网的年销图书销售额已经超过100亿元,占据着国内网上图书零售市场份额的50%以上,是当时中国最大的网上书店。

坊间有传言称,上市敲钟时李国庆问纽交所主席“能不能敲两下”,因为“我们的名字叫当当,应该敲两下”,而纽交所主席则解释称,敲一下是上市,再敲一下就是闭市了。

一语成谶,2016年9月,当当网以5.56亿美元的市值完成了私有化退市,市值已不足上市时的四分之一,甚至不到京东市值的1%。

有人说,是2010年与京东的价格战让当当网失去了战斗的勇气;有人说是2013年Kindlle的入华时当当低估了对手;也有人说,是阅文与掌阅两大网络文学企业兴起时当当错失了机会。

不管是什么原因,当当都已经出局了。

当当网至少错过的跻身一流电商企业的机会

在当当网成长的十几年里,曾经有不少于3次与资本充分结合的机会。因此,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当当网被并购的传言从未断绝。

早在2004年,亚马逊就曾提出出资2亿美元收购当当网。收购股权数额一开始就让谈判陷入了僵局,亚马逊当时要求收购公司7成甚至是全部股权,与李国庆夫妇的底线相距甚远,以至于谈判破裂。

据说此后,李国庆在董事会上慷慨激昂地说要将业绩做到三四亿美元再坐下来谈。

到了2013年,百度李彦宏给李国庆发出入股当当网的意愿,这两位北大校友同样也因为持股比例和交易价格分歧较大而作罢。

2014年,腾讯在投资京东之前找到李国庆,提出投资当当网并希望持股达到33%,而李国庆夫妇只愿意将腾讯的持股比例维持在25%。

马化腾前脚迈出当当网,后脚踏进了刘强东的大门。

这不能不说是造化弄人。三次主动找到家门口的资本,全部被李国庆夫妇拒绝。当时占得市场先机的当当网,哪怕只抱住一条巨头的大腿,恐怕后面也没京东什么事了。

除了拒绝资本援手,在业务上,当当网也错失了两次站上“风口”的机会。

就在当当网拒绝百度入股之前,亚马逊就在数字阅读领域形成了完备的“内容+硬件”商业模式。Kindle进入国内市场一年后,当当网才刚刚开发出自己的阅读器。

当当网当时拥有那么雄厚的出版社资源,怎么也得把这个生意做大吧。

可事实是,亚马逊早前树立的模式,以及后来出现的手机阅读,无情地夹击了当当网。

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通过手机APP来阅读已经成为用户习惯,以至于掌阅科技、书旗这样的手机阅读企业逐渐崛起和壮大,手机阅读生意得到爆发。

2008年成立的掌阅科技(603533.SH)迅速壮大,到了2017年登陆A股,其累计月活量已经达到亿人次级别。

除了数字阅读没有跟上脚步,在网络文学内容建设上,当当网似乎缺乏更大的魄力。

有数据显示,每年我国网络原创作品超过1600万件,年新增原创作品200多万件,网络文学的蓬勃发展,不仅内容上呈几何级倍增,而且海量用户被吸引过来。

网络文学业已成为当前流行的阅读内容,这也缔造了目前国内最大的两家网络文学企业的价值。阅文集团(00772.HK)市值750亿港元,掌阅科技市值167亿元,这么庞大的市值,也正说明了网络文学市场的巨大想象空间。

反过来看,当当网有着庞大的读者积累,至今没有建构成可以承载这些大众阅读内容的平台,而只是甘愿做一个“书店”。

说起当当,很多人都有自己的观点,都有自己的看法,这也很正常。但是从李国庆的个人志愿来讲,当当网做到今天已没什么可遗憾。

李国庆是出生在1964年,跟我是同年,外号“李大嘴”,这点跟我有点像,“大嘴”比较任性,他在北大曾经也是风云人物,当过学生会副主席,活动能力应该讲是非常强的。

更关键的是,文人干企业有一种天然的责任感。李国庆曾讲到,他刚开始做网上书店的时候,第二周就收到了偏远山区的订单,这让他觉得有一种文化传承的责任到了他身上。

作为早期的网购平台,当当网曾经首创“货到付款”的交易模式,让早期网民乐于跨出网购的第一步。为了提高同城物流的速度,李国庆在一线城市还琢磨出自行车+地铁的快递方式。

在服务和创新的多重推动下,当当网的发展在当时超出预料,一般生意增长20%就了不起了当当网当年却有300%的增长速度。到了2009年,也就是十周年的时候,当当已成为中国网上购物第一店,以40%的市场份额独占鳌头。

正是这份亮丽的年报,让李国庆一举敲开了赴美上市的大门。2012年12月,当当以中国最大网上商城的姿态,在纽交所辉煌上市,李国庆夫妇的身价一下子暴涨了9亿美金。

在一般人看来,上市是一件好事,可是偏偏就在这个时候,李国庆在微博上怒骂投行,一时成为投资圈最热门的话题,从这中间也能看出李国庆的性情。他认为,投行在上市过程中没有起到好的作用而是坑了他很多。

当然李国庆骂人不是没有原因的,主要还是早年间埋下的祸根。2003年6月份李国庆希望,将大股东手中股权增值的一部分分给管理团队,以此来增加他和妻子的持股比例,达到夫妻俩控制当当的目的。

但这个提案遭到了大股东的反对,为了达到目的,当年12月份李国庆带着俞渝来到美国,说服老虎基金以1100万美金入股当当。老虎基金承诺入股成功后,会将手中的部分股权送给当当的管理团队。但谁也没想到,老虎基金并不是善茬,就在大股东们都同意它入股之后,老虎基金竟然没在交割日内将款付上。

这样就让李国庆夫妇在大股东那里,陷入了非常被动的境地。李国庆夫妇后来没有办法,只能通过私下跟亚马逊接触这种策略,来逼迫老虎基金及时将投资款打到当当的账上。虽然老虎基金最终兑现了承诺,但是我们刚才说了,祸根就埋下了,不信任或上当受骗的仇恨就此埋下。

总的来讲,当当网在市场扩张中间,因为过于定位在图书上面,使它失去了市场扩充形成垄断的机会,特别是在京东奋起直追的时候,当当很多的应对策略都是失误的。后来当当的市值缩水非常厉害,2015年到了5亿美金的时候,他们最终选择了私有化。

很多人对当当的“不思进取”有各种各样的评论,就像我们刚才说的,它主要的经营品种在图书上,这是文人经营的思路。那么我想还有大家不便于明说的,就是李国庆夫妇在上市过程中,对于资本的一种排斥。因为他们经历过上当受骗,所以在发展过程中间,对于外部资本的介入非常谨慎。

其实在这一次海航系旗下的天海投资,提出要重组当当之前,当当一直有机会并购或引入新合作方。第一次是2004年,亚马逊提出1.5亿到2亿元,收购当当网70%到90%的股份,当然谈判是没有结果的;2013年是第二次,百度李彦宏带着高管到当当谈合作,其实重点还是在于占股比例和交易价格;第三次是2014年,腾讯提出来要入股当当,但是占比希望达到33%,李国庆没同意,他们只愿意给25%,结果腾讯转头就投了京东。

应该讲这三次都是很好的发展机会,李国庆和俞渝都放弃了。当然除了市场原因和资本原因外,导致当当掉队的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夫妻店这种模式有利有弊。

当初创业之初,李国庆跟俞渝的合作应该是珠联璧合,一个对内,一个对外;一个懂技术,一个懂资本,两个人配合的非常好。但当这个企业发展壮大后,对于市场的判断,夫妻俩其实出现了分歧,包括引进资本和资产重组,李国庆实际上一直想自己干,而俞渝倾向于引入新的资本。

当然,就现在的情况看,最后俞渝是占了上风,家里还是夫人说了算。所以我们现在就能理解,李国庆说的那句话了,以后如果再创业的话,再也不想开夫妻店了。

当当网的发展历程让我们非常感慨,在这个过程中间,它失去了很多次做大的机会。当初的独角兽,现在棱角基本上已经被磨光了。但是这又怎么样呢?很多人说当当网起大早赶晚集,不过水皮觉得,从李国庆的角度来讲,就三个字“我愿意”!



这篇文章出自:济南网站建设 ,版权共享,转载不究。济南网站设计济南网站制作 就选远大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