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客未来路在何方

2017-12-19 09:19:49 济南网站建设 3

当初一桩令整个业界吃惊的“联姻”案例,在宣亚国际与映客8个月的努力之下,最终宣布以失败告终,业界一片惋惜甚至幸灾乐祸的同时,更多的是带来种种不解。


二者于今年4月份开始的这段恋情,随着《<宣亚国际品牌管理(北京)股 份有限公司现金购买资产协议>之终止协议》的签署宣告结束。宣亚国际没能完成“回转寿司”般的收购套路,映客也未如外界所传“借壳上市”,这带给了业界诸多关注与疑问。


到底映客还有没有机会完成资本证券化之路?直播市场的格局在这大半年的时间里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映客创始人奉佑生下的这盘棋中,是否设置了合并不成,下一步该如何走的步骤?


联姻失败早有征兆


12月15日晚,宣亚国际发布了《关于终止重大资产重组事项暨公司股票复牌的公告》,此公告犹如一枚深水炸弹,整个互联网瞬间炸开了锅。甚至有好事者称,映客这回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此前,映客估值为70亿,宣亚国际市值为72亿,但2016年映客营收却达到了宣亚国际近5倍,由此这起收购案被扣上“蛇吞象”的帽子。随后9月份公布的交易细节更是引起了业内诸多猜测,一度被质疑有更多不为人知的“猫腻”。此次交易中映客估值约为60.6亿元,宣亚国际拟以28.95亿元现金收购奉佑生、廖洁鸣、侯广凌、映客常青、映客欢众和映客远达合计持有的北京蜜莱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48.2478%的股权。


或许是为了避开证监会复杂的审核流程,增加成功概率。在宣亚没有足够的资金情况下,收购映客所使用的部分资金来自创始团队之手。但这样操作,交易完成后映客团队持有的宣亚国际股票已经超过目前其实际控股人。这一度引来不少人质疑,映客是在自己出钱买自己,装进宣亚国际后借壳上市。


历经8个月之后,这桩精心设计的复杂而又巧妙的“联姻”,突然宣告失败,引起业界各种热议。在证券界行业人士看来,最有可能的原因是政策风险,映客和宣亚的案例很难获得顺利批复。


“宣亚自己钱不够,通过向大股东借钱收购映客的做法,并且拥有罕见的对赌设计,这在A股市场十分罕见。”一位业内人士这样评价,在乐视等公司的风波之后,随着证监会逐渐加强监管,类似的合并案例遭遇滑铁卢也在情理之中。


更为惨烈的结局或许还不止于此,宣布收购失败之后,宣亚复牌后的股价下跌存在很大可能性。而对映客来说,大半年过后的市场格局也发生了不少改变,当初为了实现上市而做出的各种妥协,是否会给业务发展带来不利的影响?


直播行业正在迎来集体的转型之路,这是业内共识,映客定下的主攻方向是娱乐化,包括重金打造“樱花女神”和“映客先生”两个超级IP。实际上,商业直播需要平台、网红资源,直播平台变现离不开商业平台,这也正是映客当初希望与宣亚国际走到一起的原因。


相较于其他平台,映客提前迈出了这一步,虽然与宣亚的合并未能履约协议自动终止,但各方都无需为此承担任何形式的违约责任,对映客也并未造成实质性影响。


对于此次宣亚国际和映客的收购终止,业界有各种不同的看法,有人认为映客错失良机,行业格局发生改变,再次IPO也有时间成本,对已经成形的行业地位不利。众所周知,影视、娱乐、游戏等虚拟经济行业是资本市场的重点监管对象,而在业务规范方面,如今日头条推出的火山直播等频频受到监管部门的处罚也预示着行业紧箍咒正在陆续收紧。


不过,也有看好映客未来的代表,紫辉投资创始人郑刚表示,映客拥有市场历练过的盈利模式、海量的互联网用户、强大且健康的现金流,这些互联网企业重要估值维度,映客一个都不差。所以,他对此次收购终止相当淡然,认为质地优良的公司从来不愁资产证券化的路。


在9月宣亚国际公告重组映客时,公告指出,今年一季度映客直播收入10.35亿元,净利润2.44亿元,这印证了映客的投资人周亚辉此前“映客的利润超过所有人的想象”的说法。按此计算,映客的盈利能力略逊于微博,财报显示微博2017年一季度的利润约3.1亿元。


将内容方、用户连接在一起,通过优质内容获得更多优质付费的C端用户,从而吸引更多的B端商家为其流量买单。这是映客当初选择同宣亚结合的逻辑,现在重组虽然暂时结束,但映客的商业逻辑并未改变,即依靠映客自身平台,上下产业链的融合打通。


不死心的下一步


近日,上市公司纷纷公布了自家第三季度财报。直播行业最为瞩目的三家陌陌、YY和天鸽互动披露的数据来看,陌陌与YY相较于此前几个季度的高增长速度,出现了明显下滑。今年第一季度陌陌净利润同比增长615%,第二季度为218%,而第三季度则持续下滑至103%;YY也是如此,第一季度的该项指标为115%,第三季度为59%。


这些数据表现与众多分析师所说的“直播行业发展遇到了瓶颈”的现状相符,陌陌甚至还面临着付费用户增长停滞和阿里系资本出逃的危机。


然而,在这一背景之下,老牌直播巨头天鸽互动和YY的股价表现依然是稳扎稳打,并且被广为看好,可见,直播行业仍然是存有想象空间,并未触顶天花板。


映客的财报表现也再次印证了这一观点。今日网红发布的《2017直播行业半年报》数据显示盈利问题已经不再是困扰映客的一道难题,映客平台的流水高达21.88亿,排在第一位,超过了身后4家直播品牌的流水总和。


济南网站建设


虽然直播行业表现高低不一,洗牌严重,但当初急于“曲线救国”实现上市,映客的流水让接下来的一切都存在可能。映客完全可以放弃“权宜之计”而单独谋求上市之路,独立IPO之后映客的价值或许更能够得到充分认可,变现通道也可以更加便捷顺畅。“或许纳斯达克的中国概念股集中地反而更加适合这家中国直播行业的代表。”有分析人士这样说道。


不过,在映客被收购消息传出之初,有观点认为这是网络直播进入下坡期的信号。虽然据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网络直播行业商业模式创新与投资机会深度研究报告》数据显示,2016年直播行业用户规模达到3亿人,增长率达到61%。预计2017年直播行业用户规模将达到5亿人,增长率达到25%。但是网络直播开始进入冰火两重天。进入2017年以来,资本市场更多关注头部直播平台的整合发展,中小直播已难以生存。随着大批直播平台“团灭”,整个行业正式进入洗牌期。




进入理性时代的直播行业,头部玩家开始收割更多的市场利益。今日网红数据显示,仅在2017年上半年,直播行业前五名玩家实现收入40多亿元。在易观千帆数据中,移动直播平台月活用户排名以千万月活用户划分,呈现出两大梯队,其中斗鱼、虎牙直播、映客、YY处在第一梯队,花椒直播、火山直播、熊猫直播处在第二梯队。按细分领域排名来看,目前斗鱼位于游戏直播领域的月活用户第一,映客则是娱乐直播领域的月活用户第一。


还未满3周岁的映客,能够在2016年取得2.4亿元的净利润,曲线救国失败之后,更让业界多方充满了想象力。


或许解决了监管等棘手问题之后,映客独立上市的征程才刚刚开始。但是以之前饱受质疑的合并案流产作为前车之鉴,映客即便后续独立IPO成功,登陆了资本市场,其各种不按套路出牌的资本运作“技俩”,是否能够让投资者继续对其抱有信心,外界对此还带有疑问。


此番谋求曲线上市不成,会否将成为映客的不祥之兆,令其在资本市场上历经坎坷也未可知。不仅如此,直播行业是否能够继续保持多年红利,能否避免像O2O、团购、视频等行业迅速崛起迅速覆灭的老路,也是一个未知数。


这篇文章出自:济南网站建设 ,版权共享,转载不究。济南网站设计济南网站制作 就选远大云!